搜索 DigUS
赞助商链接
digUS欢迎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登陆状态

博客主页 | 所有博文 | 最佳作者 | 分类目录 | 最佳排行 | 搜索

分类目录: 杂七杂八
加入分类目录
凑热闹的杂七杂八的文章

杂七杂八如何当好新闻发言人

上篇文章《一碗饭与一碗沙-谈如何培养五毛思维》谈到一个朋友的儿子当网评员,经我开导指点,水平突飞猛进,深受领导青睐。
最近又好事临门,要成为单位的新闻发言人了。小子诚惶诚恐,怕难当重任,又来登门求教。看在小子一片诚意,再加上茅台酒的诱惑,我又对他进行了一番点拨。
小子如醍醐灌顶,登时信心满满。现在我把精要之处分享出来,一方面让大家别把新闻发言当回事,另一方面希望有益于身在其中的人。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推荐一篇好文: 从愤青到励中:我的心路历程

一篇很受益的文章, 分享给大家, 作者: 赵昱鲲 原文链接: http://www.bullock.cn/blogs/laoyao/archives/157572.aspx
自从在网上推广积极心理学以来,我被嘲讽为励志、成功学、心灵鸡汤、阿Q乃至高级五毛的次数,与日俱增。今天出书的编辑也写信,要我把《你的幸福你做主》的书名改掉,因为这名字听上去太励志了。唉,把这本书的后记贴出来吧,至少也交代清楚了我从愤青变成励志中年的过程。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如何安装一台绿色, 简洁, 安全的Windows电脑操作系统

昨天360全部应用遭苹果下架, 再加上Skype官方关于国内TOM Skype隐私安全的解释, 引发了许多人对电脑隐私安全的担忧. 作为资深IT人, 虎爸曾经在女儿和同学们办的网站http://www.digus.net上写过一篇文章, 教孩子们如何正确安装和使用电脑, 原文链接: http://www.digus.net/e107_plugins/forum/forum_viewtopic.html?406 现在转过来, 希望对大家有用.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两件IT往事

原文链接: http://www.tigerdad.cn/two-it-stories.html

有人请我去讲一下IT生涯的经历, 我想到两件趣事,写在这里备忘一下.

第一件: 修硬盘

大概是90年代初吧, 去客户那里部署一套系统. 客户的朋友的单位有一台电脑也坏了, 让我去修一下, 我就过去了. 看了看现象, 然后拿起一把螺丝刀, 用木柄在机器里敲了两下, 跟客户的朋友说: “好了, 收200块. ” 客户的朋友大惊(200块在当时是一个不小的数): “你修都没修, 怎么就说好了? 还要200?” 我于是对着机器哈了口气, 道: “这下算修了吧? 好了, 你不信开机看.” 客户朋友开机, 果然好了. 见客户的朋友嘴还是闭不上, 我就告诉他: “我对机器吹一口气, 只值一块钱. 但这口气所凝聚的技巧, 如口型, 气息等, 值199元. 给钱吧. ” 此事后来在客户和客户朋友的单位一直流传.
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一碗饭与一碗沙-谈如何培养五毛思维

转自 http://www.tigerdad.cn

原文链接: http://www.tigerdad.cn/a-bowl-of-rice-and-a-bowl-of-sand-on-how-to-train-five-mao-siwei.html

一朋友的儿子, 好不容易找个工作, 当网评员. 但总是帖子质量不高, 因此工作压力很大. 有一天请教于我, 我以一碗饭与一碗沙的辩证关系为例, 经过一番开导, 小子从此大为精进, 帖子质量在单位名列前茅. 领导大为赞赏. 现把我开导他的内容分享出来, 一方面希望有助于对有志于五毛事业的后生, 提高发贴质量; 另一方面也希望有助于鄙视五毛职业的人, 对五毛逻辑有清醒认识, 以免被洗脑.
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ZT: "士可杀不可辱"与"士可辱不可杀"--写在卡扎菲被击

转自 http://www.tigerdad.cn

原文链接: http://www.tigerdad.cn/2011/10/u0026quotpersons-can-be-killed-can-not-be-humiliatedu0026quot-and-u0026quotpersons-can-shame-not-to-killu0026quot-written-in-the-gaddafi-was-killed/trackback/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士可杀不可辱"。意为真正的汉子宁可死也不要受污辱。昨晚看到卡扎菲被击毙的消息,让我联想到了当今的独裁者与民选总统,在可辱与可杀之间的天壤之别。
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我所亲历的苹果年代

乔布斯离开了,为这位因改变苹果而改变了世界的伟人的离去,作为亲历苹果历史的IT人,写点东西,以此为纪念。

第一次接触个人电脑,用的就是苹果,那是在1985年的初夏。当时正在写毕业论文,需要将实验数据拟合成相关的曲线。那时整个学校(武汉大学)只有一个计算中心,里面是一台保加利亚产的中型计算机,那时的一台中型机占了差不多一栋两层楼的房子。外面还有个小水池,据说是冷却水循环池。上机时没有现在的屏幕,只有一些像打字机一样的终端。程序用打字机输入,结果统一在一个出口打印出来。每次上机还要排队,特别麻烦。后来时间太紧了,我的导师开恩,让我用他的苹果机。那个时候苹果机真是奢侈品。有屏幕、有键盘、还有两个软盘驱动器,也有操作系统。我还记当时苹果操作系统的copy命令叫“pipe”,可以将文件拷来拷去。
阅读全文 →

MyBlogs v0.72 © Fanat1k 2009-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