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DigUS
赞助商链接
digUS欢迎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登陆状态

博客主页 | 所有博文 | 最佳作者 | 分类目录 | 最佳排行 | 搜索

耶鲁大二新学期!

明天是上学第一天!回到耶鲁2天了,把新房间布置成了粉红色,把最喜欢的餐馆和好朋友们一起复习的一遍,就要上课了。

今天比较闲,和美国红十字会帮南部龙卷风的州做了一些筹款的事情,因为保密关系,不能说谁最大方,但是真的公司的贫富有时候和捐多少钱没关系。有些公司快倒闭了也很大方。

新学期要继续帮红十字会做事,还要带领耶鲁的音乐人们在这个城市提供免费音乐课给小朋友们,还要准备一个每年请著名教授辩论的论坛。

至于学习。。。我是笨鸟晚飞,还朝三暮四。。。

过边境的时候跟移民官叔叔问我学习怎么样,我乱开玩笑说,我成绩一塌糊涂,耶鲁瞎眼了才招的我,移民官叔叔也开玩笑说,‘你不好好学习小心你爸爸妈妈不给你饭吃。你还是好好学习罢!’ 然后把我丢进美国国土。

哎呀,移民官叔叔一语中的!

博客 jkiu802012年韩国留学申请如何事半功倍?

2012年韩国留学申请如何事半功倍?

2012年韩国留学申请如何事半功倍?



据了解,去年留学韩国的中国留学生总人数为6.3万,占韩国留学生总数的84%。随着韩国留学新政的出台,简化签证发放程序、放宽打工限制、降低韩语进修生健康保险费用等也将给国内学子们带来诸多利好;同时,也促使2012年选择赴韩国留学再次升温。那么,留学韩国到底需要做哪些准备,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呢?



学校选择考虑要全面

首尔大学、庆熙大学等大部分名牌院校都集中在韩国首都首尔地区,教育水平以及学校设施,社会环境都比其他地区大学优秀,比较容易找到打工,但整体花费也会相对高出30%。宿舍也是,不是所有韩国的大学提供校内宿舍,但学校也会帮学生安排就近的学生公寓方便学生就学。



希望准留学生选择韩国院校时,可以先考虑自身想申请的院校和专业优势和家庭的经济承受能力。如果想到地方城市留学,尽量选择直辖市釜山,仁川、大邱、光州、大田等大城市的大学,对学生会很有利。



语言等申请细则需了解

外国留学生申请韩国大学主要是语言关,多数大学要求韩国语达到3--4级(大致学习1年左右),亚洲排名前列的釜山大学,或首尔著名的西江大学等也都要求韩国语5级以上。下工夫学习韩国语,有有希望进入顶尖院校。一些人认为,语言过关之后,很多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其实不然,大学专业入学面试也同样重要,通过之后,才可获得进入韩国大学学习专业课的机会。



http://www.hglx.cn/。还有学校对汇款的学生只发行入学许可书,所有签证手续都要本人办理。希望韩国留学的学生,最好通过中国当地的韩国大学指定中介公司帮忙申请最为稳妥了。



准备材料很关键

韩国留学准备材料根据学生希望升入的大学课程,申请材料也有所不同。例如中国当地五个韩国领事馆发行签证时,各领事馆的申请材料都不同,韩国法务部出入境管理事务所发行的签证,也根据学校,申请签证种类有区别。所以申请人可以咨询当地值得信赖的、口碑好的留学中介公司,替你准备必要的材料,为你减轻负担,让成功海外无后顾之忧! http://www.hglx.cn/

博客 jkiu80留学韩国申请经验解析

留学韩国申请经验解析

留学韩国申请经验解析



咱们中国的学生和家长在选择留学国家和院校的时候,都是比较看重相关排名的。而韩国最受关注的高排名院校当属SKY,即首尔国立大学,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那么,怎样才能申请到这些高排名的优质韩国大学呢?结合我的实际申请经验,为各位学生和家长分析如下:

  1. 学习能力

  学生的学习能力一直是校方在录取时考虑最多的条件。院校背景、在校成绩这些都是一个学生学习能力的体现,学校越好成绩越好的学生自然越有优势。但是,韩国大学也注重考查学生的综合素质,即使不是所谓211或者985院校的学生,只要成绩优秀(平均分达到80分以上),加上丰富的实践经历,以及其他可以表现出学生总体优势的条件,也是可以申请上名校的。而如果是高中生申请韩国高校的本科呢,那么我们建议一定要提交高考成绩,而且成绩的高低,直接影响学生自身的竞争力。

  2.外语水平

  这里我们说的外语水平主要是指韩语和英语。一般韩国大学院和本科的授课都是韩语授课,所以申请入学时,韩语水平是必需条件。我们的经验是,申请名校的本科至少需要TOPIK4级,研究生至少需要5级。虽然现在韩国教育部对留学生本科入学的韩语等级要求降到了3级,但是名校的竞争是很激烈的,要求也相对高一些。而研究生入学,虽然不排除4级可以申请得到的情况,但是如果要申请名校,也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强烈建议,学生取得TOPIK 5级甚至是6级之后再进行申请。申请GSIS课程的学生,必需要提交雅思6..5分以上或者托福80分以上的英语成绩。低于这个分数,学校一般是不接受申请的。

  但是总的来说,无论申请的是本科还是研究生,是韩语授课还是英语授课,学生最好都有一个雅思或者托福成绩,这也是为了提高学生的竞争力,而且名校毕业时一般都是有英语要求的,提高自己的外语能力也算是未雨绸缪。另外,国内的大学四六级考试成绩,韩国院校是不承认的。

  3.选择专业

  如果是本科申请,我们建议学生根据自身特点,选择合适的专业,不要盲目跟风,因为名校的优势专业或者说是热门专业在录取时名额是很有限的,所以不要自己增加自己的申请风险。而如果是研究生申请,学生最好不要选择与原专业相比跨度太大的专业,如果决定申请,那么一定要在材料上做好充分的说明并且做好面试或者笔试的准备。

  4.面试

  申请韩国的诸如SKY等级的名校,面试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申请研究生的同学,在国内的话一般是接受电话面试,很少有学校会要求学生赴韩面试。当然面试之前一定要做好准备。我们会提前为学生做好相关面试辅导,而且从我们申请到的韩国名校本科和研究生的情况来看,我们的面试辅导都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的。 http://www.hglx.cn/

站长博文怎么对待刁难人的同事

我一直都觉得我对所有人好所有人就会对我好,没想到会有人因为我是我而不喜欢我。

工作的地方有很多实习的黑人高中生,看到耶鲁的学生就不爽。他们有很多是上财政有困难的公立学校,父亲母亲不愿意交学费,所以假期由市政府给他们提供打工的机会,所以他们就成了我的下属。我对他们穿衣打扮不敢恭维,但是从来不说,因为我知道每个人有自己的自由。虽然他们耳环和CD一样大,裤子宽松得一跑就要掉下来。但是他们就看不惯我的衣着。觉得穿皮质或者帆布的平底鞋是自以为了不起的体现,穿POLO衫是炫耀自己很有钱。尽管我只是想很得体的去上班,他们还是觉得我是故意强调我是耶鲁的学生。

于是第一个星期,我决定妥协。每天穿有洞的衣服去上班,以为这样就可以和他们没有距离。可是他们还是对我态度不好。我和耶鲁的老板吃饭,很苦恼,当我跟她讲我穿有洞的衣服的时候,她就喷咖啡了。她觉得很好笑为什么要牺牲自己去融入别人。她说她很理解我是好心,但是人要获得别人的尊重不是靠学别人的样子,而是通过自己的行动要证明自己不是好惹的,但是是无可挑剔的。她让我第二天穿得最有耶鲁学生的样子去上班,让我要敢于说不,还要练习一个脸色,那个脸色传达的信息就是‘不要惹我,否则后果自负’。她说,工作不被人欺负的第一个绝招就是练这个脸色。

我回家真的对着镜子练了很久,可是这个不是我的性格,怎么我都很友好。

所以我决定衣服我还是穿没有洞的,但是我不会去凶谁,我只要坚持自己的立场,把事做好,我相信这样可以感动那些需要一个榜样的小朋友,希望他们也可以明白,不是态度不好,凶巴巴就可以解决问题。而是要敬业,尊重别人,对人要好,这样自己才会开心而且问心无愧。

站长博文话剧演出

上个星期五我实习的一所公立高中的话剧社表演了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出戏,因为我中学在新加坡也是演话剧的所以有很多东西可以比较。

首先是钱的重要性。我的中学话剧社的道具从来都是从家具店买来的,不知道钱是从哪里来得,或者是政府,或者是校友捐赠,但是每一出戏都会添新的道具。但是这所公立学校首先是在一个很穷的区域,其次因为学校很少有校友捐赠所以话剧社经费很少。他们这出戏里的床是学校老师从家里般来的,演完了还要般回去。我初中的每一场演出都是在新加坡最好的舞台,有在历史悠久的酒店话剧厅里面,有在老的国会舞台,如果是在学校演出我们也有自己的black box和很好的灯光。但是这个学校的演出在食堂里面,没有舞台,就是把桌子椅子重新摆了一下,移出一块空地当舞台。

其次是种族问题。我初中的话剧社印度人和马来人很多,华人和新加坡人口中华人的比例相比算是很少的。大概是因为印度人的英文底子比华人好,马来人喜欢玩,话剧社是最好玩的课外活动之一。但是这个高中的话剧社全是白人。在一个80%都是黑人的高中,我觉得这个真的是很奇妙。我去问老师原因,学校的老师可能因为种族问题很敏感,都没有人给出合理的解释

然后是题材。在新加坡演出如果是自己写的剧本,一般都是反映社会现实,跟家庭有关的题材。我高中的话剧老师是很保守的英国老先生,一定要我们演英国的剧本,所以有很多龙和骑士的战争这样。但是这个学校的话剧的题材要阴暗很多,有关于在学校不受欢迎的小孩想自杀的,有关于恶梦的,演出由于题材问题还不准14岁以下的小孩看。不知道这些和学生的心理有没有关系。学校有很多南美移民的小孩,因为父母非法身份的问题,虽然自己是美国人但是在上学和申请奖学金的问题上还是经常碰壁。其次,这个地区大多数白人小孩都上很贵的私立学校,这些在公立学校里面的稀有白人小孩可能心里会不平衡,有很多疑问,为什么自己的父母没有能力把自己送到好学校,为什么要上‘贫民窟’一样的学校。另外,我觉得这个也说明学校的开明,对题材没有限制,老师也由学生发挥。

然后我就觉得自己很幸运。最近读C.S.Lewis,他就说当你评价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想想他的背景,他是不是和你一样受过很好的教育有很好的家庭教养。他说这样想一想之后就会发现很多人只是不幸,因为成长的经历没有办法有和你一样的见解,礼节和价值观。人的很多不好的品质都是被生活所迫才慢慢生根发芽,所以我们应该更多的理解和同情。

然后我就想,其实这个很对。这种教育环境的差异对小孩影响很大,这些小孩每天要面对的问题,比如自己挣大学学费,父母都不会说英文,怎么找学校报销公交车车费之类的根本就不是很多幸运的小孩需要考虑的。有一次做火车去纽约,同一个包厢里面有两个妈妈是两姐妹,一路都在扯家庭财产的问题,讲怎么保证家族六个小孩的利益。而她们上车那一站的高中,今年就给耶鲁送了几十个学生。

昨天和一群都是长青藤学校的纽约州的一群朋友在Tarrytown烧烤,每一个人都是专门给长青藤送学生的很好的私立高中毕业的。我就想,这些人对生活的热情和认真的程度,其实远远比不上我实习的公立高中的小孩,但是因为父辈的努力,所以只需要花一点点努力就很一帆风顺。相比之下,那所公立高中的小孩要自己挣钱打工才能上州立大学,而非法移民的小孩的目标只是社区大学。

站长博文给朋友的信,是最近读书的思考

Hi!

How are you? Hope you have thoroughly enjoyed your FOOT training Anyway, as lighthearted as the greetings may sound, this email is actually going to be quite serious and heavy (sorry for bringing up burdensome thoughts and reflections during our long deserved bright and sunny break)

As I have mentioned to you, I am taking a theological certification class at 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the Church history class, I was quite unsatisfied with the explanations they offered on Reformation, so I delved deeper into the matter and consulted a few other resources on Church history, from secular, Protestant and Catholic angles. The more I read, the more I start to questions the principles of 'sola scripta' and 'sola fide'. Some of the literature have forcefully pointed out the lack of biblical foundations of them. This really shocked me, and as I was gradually convinced by the true definition of the Church, I became, at the same time, deeply unsettled and uneasy with this dramatic revelation which I have never considered before.

Apart from the movement itself, taking the class also got me to carefully examine the stands each denomination takes on 'controversial' issues like abortion and divorce. Sadly, I was really disappointed that every Protestant denomination does not oppose abortion, and all of them consent to a varying degree some definitions of marriage which I disagree with.

I began to think about the reasons why I was drawn to the Anglican churches in New Haven, and how a Protestant theology led me to question the Reformation movement. Interestingly, as I look into the history of Gordon-Conwell, I realized that it used to be a Catholic school, however, due to financial strains, the school's premise was sold and later established as a Protestant seminary. Well, that might just be a coincidence.

Anyway, pardon all the rambling, I just really don't know how to resolve this issue. Apparently, I am not yet ready to just denounce Protestant churches and claim that I have enough reason to become Catholic. However, this feeling of 'I don't know which church to attend on Sundays' is not what I wanted...Today, I declined my friend's invitation for me to visit her church for I really cannot agree with its beliefs, and all of a sudden I realized that apart from the Episcopal churches, I have no where to go. But again, how can I attend a church that was founded on a man's tantrum to divorce his wife?

Indeed, ignorance is bliss...thanks to the class, I feel homeless spiritually now...

The purpose of email is really not to burden you with my problems, I just really need to talk to someone about it, and you are the nicest person I know with whom I can discuss matters like this I'm really confused and don't know what to do... I feel like apart from reading more books and praying, there's really nothing more I can do

Please don't feel obliged to provide me with any answers, I understand that this is quite a ridiculous email...

Anyway, wish you an awesome summer ahead and keep in touch!

Best,
Yusu

站长博文暑假做什么

不知道国内的大学生暑假一般做什么,讲以下周围的同学和我自己的暑假计划。

有很多朋友留在耶鲁做科学。比较好玩的有在耶鲁医学院的猴子实验室做研究。也有朋友去法国做化学,去新加坡做生物。学科学的也有去Google之类的地方实习的。

喜欢写东西的朋友有去纽约报纸/时尚杂志做实习编辑,有去伦敦帮宗教报纸写文章的。

巴西学葡萄牙语/中国学中文/意大利学意大利语...

也有很多回以前的高中办夏令营的。

当然更多是去纽约/波士顿做金融。

感觉就是没有人夏天在纯玩的。。。

我拿到一个州政府的实习fellowship,做跟教育改革有关的研究。因为公立教育在这边确实比较糟糕,会被派到一个学校实习,然后和政府的人讨论一些政策的东西。这个学校是一个试验学校,特别的地方是学校有自己的农场。所以学生除了上正常的课之外,还要当农民劳动。所以我的研究就是这种实践教育(我自己翻译的,experiential education)和环境教育。

除了这个之外还要上一门电影课。学好莱坞电影和改编成电影的小说。还要上一个宗教研究的课和一个关于国际冲突的课。

然后要读很多书,计划是要看每一个好朋友最喜欢的书,当然也要看杂七杂八的书。

然后因为是美国红十字会的灾难救援队的一员,所以要参加很多训练,如果有火灾暴风这样要随时被调遣。

总之就是不会很闲。

站长博文Before my last final

Had our last dinner with a group of really close friends today. Everyone's leaving for a different journey during the summer. It's interesting how the longer we've been together, the less our life paths overlap. Maybe that's the point of Yale, selecting a group of diverse kids, making each other better person in the most unexpected way.
I've grown so much this year. Never in my life have I experienced this much soul-searching. One of my best friends, who used to nag me almost everyday told me a week ago that he will no longer bug me. For there is nothing for him to worry about me. I've matured to be a responsible person, I know what I'm doing. I couldn't tell you how proud I was when he said that. I didn't realize the transformation that took place within me until that moment.

I am extremely fortunate to have a close group of honest friends. Their criticism can be harsh and overtly personal at times, but without them, without the late night conversations that took place at the most random occasions, I would not have known myself this well.

Undoubtedly, there's still a lot to be done. I have not yet figured out a clear direction for myself. Yet, I am ready to face whatever life has in mind for me. I'm no longer the girl who avoided every single confrontation with herself, who ran in the face of every challenge. I stopped dropping things in my life.

I am confident that things are going to finally last in my life. Relationships, passions, wonders, whatever. I will one day emerge a woman. Soon, soon enough in fact, that I will be able to savor the simple joys of life, the smiles that truly matter. I will outgrown the naivety, the need for pretenses.

And hopefully, by then, I will be able to put a smile on your lovely faces.

Yale 日记02/03 和巴西大使吃饭

因为春假的时候要去巴西做一个慈善活动,巴西大使很开心就请我们一群yale的学生去一家巴西餐馆吃饭。
他知道我是中国来的,就跟我讲说他曾经被派在北京当大使过。然后我就问他最喜欢中国什么,这位大叔想都没想就说“茅台!”。。。我就十分激动!他说中国人喝这么烈的酒居然可以一杯一杯接着喝,他都怀疑是不是别人杯子里面装的都是水。。。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如何当好新闻发言人

上篇文章《一碗饭与一碗沙-谈如何培养五毛思维》谈到一个朋友的儿子当网评员,经我开导指点,水平突飞猛进,深受领导青睐。
最近又好事临门,要成为单位的新闻发言人了。小子诚惶诚恐,怕难当重任,又来登门求教。看在小子一片诚意,再加上茅台酒的诱惑,我又对他进行了一番点拨。
小子如醍醐灌顶,登时信心满满。现在我把精要之处分享出来,一方面让大家别把新闻发言当回事,另一方面希望有益于身在其中的人。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推荐一篇好文: 从愤青到励中:我的心路历程

一篇很受益的文章, 分享给大家, 作者: 赵昱鲲 原文链接: http://www.bullock.cn/blogs/laoyao/archives/157572.aspx
自从在网上推广积极心理学以来,我被嘲讽为励志、成功学、心灵鸡汤、阿Q乃至高级五毛的次数,与日俱增。今天出书的编辑也写信,要我把《你的幸福你做主》的书名改掉,因为这名字听上去太励志了。唉,把这本书的后记贴出来吧,至少也交代清楚了我从愤青变成励志中年的过程。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如何安装一台绿色, 简洁, 安全的Windows电脑操作系统

昨天360全部应用遭苹果下架, 再加上Skype官方关于国内TOM Skype隐私安全的解释, 引发了许多人对电脑隐私安全的担忧. 作为资深IT人, 虎爸曾经在女儿和同学们办的网站http://www.digus.net上写过一篇文章, 教孩子们如何正确安装和使用电脑, 原文链接: http://www.digus.net/e107_plugins/forum/forum_viewtopic.html?406 现在转过来, 希望对大家有用.阅读全文 →

Yale 日记Yale日记01/14-新学期!!

这个周末和一些朋友去了一个森林里面的小木屋度假, 庆祝新学期开始o yea! 这个学期比上学期多学2门课, 大概会比较忙一点。。。
上了一个有趣的课叫建筑与宗教。是Yale建筑学院的课,本科生可以上但是大部分都是建筑的研究生。和其他很多耶鲁的课一样,教授就是教科书的作者。
很有意思,讲城市和文明的发展对宗教建筑的影响。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两件IT往事

原文链接: http://www.tigerdad.cn/two-it-stories.html

有人请我去讲一下IT生涯的经历, 我想到两件趣事,写在这里备忘一下.

第一件: 修硬盘

大概是90年代初吧, 去客户那里部署一套系统. 客户的朋友的单位有一台电脑也坏了, 让我去修一下, 我就过去了. 看了看现象, 然后拿起一把螺丝刀, 用木柄在机器里敲了两下, 跟客户的朋友说: “好了, 收200块. ” 客户的朋友大惊(200块在当时是一个不小的数): “你修都没修, 怎么就说好了? 还要200?” 我于是对着机器哈了口气, 道: “这下算修了吧? 好了, 你不信开机看.” 客户朋友开机, 果然好了. 见客户的朋友嘴还是闭不上, 我就告诉他: “我对机器吹一口气, 只值一块钱. 但这口气所凝聚的技巧, 如口型, 气息等, 值199元. 给钱吧. ” 此事后来在客户和客户朋友的单位一直流传.
阅读全文 →

Yale 日记我在耶鲁是学什么的

很多人问我是学什么的,我都说我不知道。其实说来话长。

刚刚被录取的时候,我想学生物工程。因为在新加坡上中学的时候作了生物奥赛,比较喜欢。我不是牛人。新加坡那么小,比成都还小,所以动不动就国家级了,其实很不怎么样。

然后我是EA12月被录取的,等8个月很无聊就在网站上面看有什么好学的。于是发现有一个叫东亚研究的,我就觉得很好玩。觉得研究我的国家我一定擅长。

然后我又无聊了,觉得我要学英文。因为我喜欢看书。最喜欢virginia woolf。然后Yale有一个学新闻的。我就觉得很好玩。可以当记者飞来飞去。
阅读全文 →

Yale 日记Yale日记08/12 医学院实验室

lol 拿到考试结果真开心!
化学考了101分,因为大家都考很烂所以Professor把curve调整了一下,所以就超过满分了
Genetics是95%,恩我觉得还好

因为没有什么事情做只有一个final在下个星期所以就在Yale医学院的实验室里面当助理。
阅读全文 →

Yale 日记Yale日记01/12 考试~~

连着2天考了3门课。。。

心理学还是很好,上次提前半个小时交卷子,这次提前了45分钟!

化学。。。大家都说很impossible的卷子我觉得恩。。。impossible...but whatever

genetics....哎。。。我刚开始做的得心应手以为可以提前半个小时交卷。。。结果后面2个大题让我完全无法下笔。。。
阅读全文 →

Yale 日记Yale日记09/11 摩根士丹利

问一个好朋友我们应该去听Morgan Freeman的讲座还是摩根士丹利首席策略师的讲座,她说恩,去摩根士丹利的,因为我爸爸在那儿工作。然后我才发现这个朴素的妹妹的爸爸被称作Captain America...

这个首席策略师的名字叫David Darst, 是62年Yale毕业的。

他的开场白是,从现在开始,你的人生会被分成两部分,前半部分是你遇到David Darst之前,后半部分是你遇到我之后。。。
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一碗饭与一碗沙-谈如何培养五毛思维

转自 http://www.tigerdad.cn

原文链接: http://www.tigerdad.cn/a-bowl-of-rice-and-a-bowl-of-sand-on-how-to-train-five-mao-siwei.html

一朋友的儿子, 好不容易找个工作, 当网评员. 但总是帖子质量不高, 因此工作压力很大. 有一天请教于我, 我以一碗饭与一碗沙的辩证关系为例, 经过一番开导, 小子从此大为精进, 帖子质量在单位名列前茅. 领导大为赞赏. 现把我开导他的内容分享出来, 一方面希望有助于对有志于五毛事业的后生, 提高发贴质量; 另一方面也希望有助于鄙视五毛职业的人, 对五毛逻辑有清醒认识, 以免被洗脑.
阅读全文 →

Yale 日记Yale日记02/11 运气不好

报名做一个帮助无家可归的人的志愿者。。。不幸地分配到了早晨6点的工作。。。。5点就要起床帮无家可归的人煮咖啡。。。我不能抱怨。。。因为我是志愿者。。。。

Yale 日记Yale日记28/10 作为阿拉伯学生会的一员

我是Arab Students Association的成员。爸爸说,你跟别人文化宗教都不沾边。。。但是我还是很积极地打酱油ing 我们有一间很漂亮的自己的阿拉伯房间,金碧辉煌的。

协会里面的摩洛哥和黎巴嫩人都说一些法语,或者被法语改良了的阿拉伯语,因为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巴林人就很看不起他们,觉得自己的阿拉伯语最正宗。然后我就很好奇为什么他们没有被殖民。原来是这样的:
阅读全文 →

Yale 日记Yale日记 26/10 教书

每周都会去一次教New Haven的小朋友弹钢琴。分给我的黑人小妹妹三年级。很聪明,但是有着聪明小孩一般都有的毛病-注意力不能集中。弹个几分钟就开始东张西望了。。。她是从头开始在学,我发现她一边弹我就会一边念叨纠正她的错误,念的内容和曾经爸爸妈妈念我惊人的相似!“手型!”“节拍!”“弹错了!”,现在在发现陪人练琴比弹琴还辛苦,还无聊,还劳神。。。

这些小孩虽然住在Yale边上但是从来没去过Yale! 很神奇整个城市几乎全是黑人只有Yale出奇的白。。。。感觉他们的爸爸妈妈对种族和社会阶级很敏感,从来没有给小孩子灌输过你要上隔壁的大学之类的观念。。。

星期五要开始另外一个Project, 是教五年级的小朋友什么是贫穷,我们如何改变贫穷的恶性循环等等。我现在是教书专业户了,一周要上三节课,中文,钢琴和贫穷。。。我一学期才学三门课。。。
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ZT: "士可杀不可辱"与"士可辱不可杀"--写在卡扎菲被击

转自 http://www.tigerdad.cn

原文链接: http://www.tigerdad.cn/2011/10/u0026quotpersons-can-be-killed-can-not-be-humiliatedu0026quot-and-u0026quotpersons-can-shame-not-to-killu0026quot-written-in-the-gaddafi-was-killed/trackback/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士可杀不可辱"。意为真正的汉子宁可死也不要受污辱。昨晚看到卡扎菲被击毙的消息,让我联想到了当今的独裁者与民选总统,在可辱与可杀之间的天壤之别。
阅读全文 →

Yale 日记Yale日记19/10 苏富比拍卖行CEO

昨天我的College Master请到苏富比拍卖行的CEO William Ruprecht来一个Tea,正好我没有事情做就去参加了。

这个人的哲学很有意思,他说一个人成功了媒体就喜欢报道说他因为A原因加B原因等等而成功。但现实并不是这样的。他相信一个人做好事会有好报,但是成功并非仅仅是做对的事,还需要遇见贵人,和极好的机会。并不是每一个努力的人都会成功。虽然什么事情都不做也不可能成功。
阅读全文 →

杂七杂八我所亲历的苹果年代

乔布斯离开了,为这位因改变苹果而改变了世界的伟人的离去,作为亲历苹果历史的IT人,写点东西,以此为纪念。

第一次接触个人电脑,用的就是苹果,那是在1985年的初夏。当时正在写毕业论文,需要将实验数据拟合成相关的曲线。那时整个学校(武汉大学)只有一个计算中心,里面是一台保加利亚产的中型计算机,那时的一台中型机占了差不多一栋两层楼的房子。外面还有个小水池,据说是冷却水循环池。上机时没有现在的屏幕,只有一些像打字机一样的终端。程序用打字机输入,结果统一在一个出口打印出来。每次上机还要排队,特别麻烦。后来时间太紧了,我的导师开恩,让我用他的苹果机。那个时候苹果机真是奢侈品。有屏幕、有键盘、还有两个软盘驱动器,也有操作系统。我还记当时苹果操作系统的copy命令叫“pipe”,可以将文件拷来拷去。
阅读全文 →


MyBlogs v0.72 © Fanat1k 2009-2010